向阳而生,逆光而行-安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

注册 | 登录  服务征询:0915-12320违法投诉: 0915-12356 / 3225536

县区动态

向阳而生,逆光而行
发布时间:2020-03-04 16:22    作者:罗淑桦来源:    

云开雾散花见月,鸟语花香清风明。
       遥问归期未有期,暖阳高照疫尽时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前记。

全国的心被新冠肺炎紧紧抓住,在这些特殊时期,逆光而行的人,都在向阳而生。

腊月二十九,平利县三阳镇卫生院接到村里的求助电话,有人出现发热情况,请求医院前来诊查,谈“热”色变,防护服又极度匮乏的情况下,成钢说:“我家在那些村,那里的人我熟识一点,我去吧!”就这样他只身穿隔离服,戴着口罩、手套去了。

村里的夜间,狗吠伴着星辰,寂静又漫长。救护车的到来打破村庄里的沉寂,不少人伏在自家窗户上看着外面发生的事情。

成钢娘亲刚做完第22次化疗,正在堂屋里烤着火,听着外面的动静问着:“老成,外面是啥事,这么热闹?”

成父看了一眼炉上的茶壶,便出了门,“好似是卫生院来人了,在老李家。”

成母一听卫生院来了,忙叫成父搀扶着她去门口看一看。救护车就停在100米外李家门口,顶上的灯不停闪耀着。看热闹回来的邻居见成母伏在门口,说到:“你们老幺回来了,李老汉屋里有人害病,在那里给看呢。”

成母听见老幺回来了,忙回屋,在厨房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肉干和饺子,递给成父,“老成,你给老幺送去,过年他又不回来。”成父接过东西就往老李家去,在离救护车还有20米的距离被村委会的人拦了下来,“老成,不能过去,老李屋里有发烧的,危险的很,不敢去!”成父一听这话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想着这两天新闻里最多的消息就是新冠肺炎,顿时焦急万分,望着老李家的门,眼里雾气腾腾,继而又看了看手里的东西,喃喃着:“我的幺儿呀,你进去做啥,倘使是那些肺炎我和你妈咋弄吗?”

“啪”一声,泪花在地面上砸起扬尘,风带来了第一片雪花,落在成父斑白的头上,瞬间融化成水,第二片、第三片接踵而至。成父怀抱着肉干和饺子,生怕它们飞了。

不一会儿后成钢出来了,成父老远就看见了犬子,奋力地喊了两声“老幺,老幺!”成钢循声看见不远处的爹正向他招手,怀里抱着一包东西,他招呼着病人上车,继而摆摆手示意成父回家。

这时,离家只有100米,娘亲站在家门口偷偷地看着犬子,眼里满是担忧的泪花,成父转身返家,她退到屋里用袖子掖了掖眼角。成父返家后,成母将肉干又收进橱柜,叫成父煮了一碗饺子,边吃边说:“我儿是勇者,是战士,老成呀,他会保护好本人的,咱们都不用担心。”继而又将头上帽子向上翻了了下,“老成啦,你看一看我这头发是不是也长出了一些?我总认为这些头发呀,是希望!”

特殊时期,只要是发热病人,全镇上下都很紧张,刚上救护车上院长就打来电话询问情况,成钢如实汇报着,“院长,放心,这是普通患者,10月大的婴儿,疱疹性咽峡炎,肺部听诊无异常,体温最高39.5℃,现在体温38.4℃,用过退烧药后体温反复,家属比较紧张,要求上级医院治疗,叫咱们给送上去。”电话那头传来院长的担心,“那你们还是要注意安全,做好防护!叫孙哥开慢点!”

将病人送往上级医院后,成钢并没有松一口气,返回的途中和司机说着:“孙哥,这些年不安稳呀,怕是要打持久战了,回去了咱们都洗个澡,继而美美睡一觉,养足精神,才能打胜仗!”

回到医院后成钢想着给娘亲打电话报平安,看时间已经是翌日凌晨1点,拿起的手机又放了下来。在成母那边,手机放在床头,睡眠很浅,稍有一点动静就醒了。

年三十的早晨异于往年,成钢七点四十分在办公室坐下,来买口罩、酒精、备感冒药的人络绎不绝,温了一罐牛奶,直到中午吃团年饭都没喝上一口。中午吃饭时院长的娘子和犬子来了,聚在餐厅的都是舍小家,顾大伙儿的春节值班人员。

这也是成钢在单位过的第二个年。

刚吃完饭,成父打了电话来:“老幺,昨晚李家是啥情况,不是那些肺炎吧?”

成钢笑了笑说:“哪有那么多肺炎!李叔的孙子嗓子发炎了,有点发烧,别人又没得湖北江城的接触,不是那些肺炎,你们放心。我很好,吃的好,穿的暖,睡得安稳,你和妈在屋里注意身体,没事就在家,不串门,不访友啊!”

2月4日,这天立春,阳光一如既往,每日赠予世界温暖和光芒,穿过云海,温柔地抚着你我脸庞,生活有了阳光,生命有了希望。成钢站在院子里,捕捉娘亲一样的阳光,又给娘亲打了电话,“妈,我想吃您包的饺子,等您回来了给我包,我要吃猪肉大葱的!”这天,成母将进行第23次化疗。

2月15日,下了雪,冰封大地,几乎没人外出,不过在牛角坝疫情预防和控制点,热闹腾腾,桥那头是汉滨区,桥这头是平利县。寒风吹过,被冻住的头发无法飘逸,沉在头顶,帐篷外生起一炉火,温度上升不少,头发上的冰开始融化,冰水渐温,落入颈项,浸湿服装,又被体温烘干。中午时分,太阳露出半张脸,金色的阳光洒在大地,帐篷顶部的雪开始融化,顺着帐顶滑落,有水有雪,道路已经湿泞,偶尔会有车辆经过,警察指示停车,村干部移开关卡,医生举枪测温,三人完美的配合,从春节到春暖花开。

戴着口罩,站在路口,一个帐篷,一张桌子,一把“枪”,一壶“烈”酒,一个我,一个你,一个他。人来人往中,不知道对方来自哪里,去往何处,一切都是未知,在这样的未知中是守土有责。

从预防和控制工作开始到现在,成钢没休息过一天,门急诊、发热门诊轮流倒班地上,院长见他一天到晚地忙,多次劝他多多休息,他总说:“领导放心,我不会亏待本人,每一天7小时的睡眠还是有保障的。只不过是我的能力有限,尽一分责任,只要能换来群众的安心,不睡觉我都可以的!”

窗外春意盎然,鸟儿在雀跃,在枝间鸣叫,在风中飞舞。前两天还是闷绿色的山坡忽然被嫩粉色、嫩黄色点缀着。10点半的阳光洒在楼间,映辉着祖国大地,透过窗户看见的总会隔着一层,不过有时候隔着一层是保护。

确诊的人数渐渐减少,复工的通告一个接一个,勇者无畏,医者向阳而生,逆光而行。云开雾散花见月,鸟语花香清风明。遥问归期未有期,暖阳高照疫尽时。


分享:
Baidu
sogou